江上行:王玉蓉忆秦淮往事 page1

发布时间:2010-10-19 标签:
      1981年10月22日的夜晚,年已71岁的京剧艺术家王玉蓉,在北京人民剧场演出了她的拿手杰作《武家坡》、《大登殿》。当时她的两腿正在浮肿,医务人员建议她休息,她却说:“演员就是演戏,玩命也要干。”就这样在注射了封闭针剂后,力疾登台的。那天不少首都文艺界人士,包括梨园界硕果90高龄的侯喜瑞、正在医院疗养的中国戏曲学院史若虚院长,也来观摩这位老艺人的表演。观摩席上还有专程来看戏的港澳同胞。这是继不久前梅派弟子大会演后,首都剧坛又一次盛举,从而使纪念王瑶卿诞辰一百周年的演出,在雷鸣般掌声中结束。
    女演员年逾古稀,还能以清脆的歌喉,矫健的动作活跃于舞台上,实在难能可贵。演出第三天,我到广渠门她的寓所去探望,王玉蓉对我说:“观众的一片掌声,至今还萦绕在我耳际。于是我在欢悦中,蕴藏着无限感慨,勾起我对不少往事的回忆。”
    下面是她告诉我的两件事: 王玉蓉自幼丧父,家境清苦,随母居住在上海。十四岁时,为了生活,拜师学艺。十六岁就到南京夫子庙去当歌女,名叫王艳芳。那时正是国民党奠都南京不久,秦淮河畔,歌场林立。她先后在群芳阁、天韵楼、飞龙阁等茶楼卖唱,由于她的嗓音高亢,人又聪明,经步林屋介绍,曾向袁寒云执弟子礼。受师门熏陶略通文字。此时虽鬻歌秦淮,仍不愿荒废学业,为求深造易名王佩芬考入京华中学读书。那时她住在夫子庙秦淮旅馆,那里是歌女娼妓会集之所,为了避人耳目,每天清晨她穿上蓝布旗袍,不施脂粉,打扮成女学生模样,绕道去学校上课,华灯初上再浓妆艳服坐上包月车去茶楼卖艺。白天当学生,晚上做歌女,就这样习以为常上了一年学。1931年,群芳阁举办“歌后”选举,她获票最多,登上“歌后”宝座,其名益彰。于是慕名而来者,络绎不绝。有一天,她刚到群芳阁,园中已挂满她的点戏牌子,她出台之前,照例挑起门帘,看看台下可有熟人。哪知不看则已,一看不由使她大吃一惊,一眼看到一位道貌岸然的老者坐在正中,原来正是她们京华中学的校长傅况麟。她顿时惊慌失措,陷于无限紧张状态。心想如果被校长发现她是歌女,这个书就休想再读下去。那时的规矩是只要有人点戏,就是对她的捧场。不上台要得罪一大帮知音,园主也不会与她罢休,真是进退维谷,左右为难。结果只好硬着头皮出场,她斜身而立,想逃避视线,勉强唱了一段下场。心里却在向菩萨祷告,保佑她不要被校长认出来。谁知菩萨也无能为力,帮不了她的忙,第二天一到学校,就被训导处叫去,给了她一封信,上面写道:“王佩芬即日起停止上学,特此通知。”
【查看:次】
相关文章
  • 暂时没有资料
最新文章
热门排行
精品推荐
  • 天下彩票tx4.cc_天下彩票tx4.cc新址_tx4cc天下彩票因为有你
设天下彩票tx4.cc为首页
您好,今天是: